都市玄幻小说排行榜前十名,都市玄幻小说完本全本推荐在线阅读,都市玄幻小说推荐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

赟子言小说《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赟子言在线阅读

2022-08-13 19:38:06小说名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作者赟子言812

小说简介:[短篇]赟子言无弹窗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小说完结版阅读本站免费看,作者赟子言 。主人公赟子言有一段什么样的虐心故事的。赟子言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小说完结版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男人掐上她纤细...

赟子言小说《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赟子言在线阅读

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主角黎语颜夜翊珩):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新婚夜我治好...

男人掐上她纤细的颈子:你嫌孤眼瞎?

差点喘不过气,黎语颜猛地惊醒。

已连续两月做这种尺度离谱羞耻,且惊心动魄的梦了。

梦里,她被眼覆白纱的男子抵在榻上,疯狂纠缠。每回事毕,他都会阴鸷冷酷地掐住她,稍一用力就能折断她的脖颈。

他,邪魅如妖,又狠辣如魔。

每次他皆不言语,这次竟然自称孤。

当今天下,自称孤的唯有太子!

梦与梦里的信息让黎语颜惊出一身冷汗,惊醒的动作吵醒了同在马车内的丫鬟妙竹。

小姐,又梦魇了?

黎语颜摇头:无事。

老爷真是的,把小姐扔在山沟沟五年不管不问,如今倒是想起来了。妙竹掀开车帘,瞧了一眼蒙蒙亮的天色,让小姐马不停蹄地进京,究竟为的是哪般?

快到京城了,五年前的事情在黎语颜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彼时,一母同胞的大哥在战场上阵亡,母亲得知消息后一蹶不振,不久竟也离她而去。

从那开始,她原本倾城的容貌变得丑陋,面似猪头,堆起大色块。不光如此,她浑身皮肤变得黝黑,身段越来越臃肿。

在她守孝不到一月时,府内撤下白布挂上红绸,父亲扶了姨娘当继妻。

扶正酒宴上,她准备当着众宾客的面质问父亲,母亲尸骨未寒,他如何能心安理得地扶正姨娘。

哪承想,话尚未问出口,与她定了娃娃亲的韦家公子见到她的容貌,当场退了亲。

宾客们笑她是天下第一丑女。

父亲嫌她弃她,连夜将她送出京城,扔到山沟沟,任她自生自灭。

就是扔到山沟沟的当晚,她一命呜呼。

等她醒来时,内里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那时,她发现所占身体极其虚弱,身上所中之毒之厉害,一旦发作便会顷刻要人性命。

这是有人想要原主的命!

有此可见大哥的阵亡与母亲的故去都有蹊跷。且母亲乃父亲正妻,正妻去世,身为丈夫理应守丧一年,而父亲却迫不及待地扶正了姨娘,其心可见一斑。

五年了,她身上奇毒总算彻底清除,容貌随之恢复。

此次进京,不管父亲的目的是什么,她报仇来了!

黎语颜的思绪被妙竹的碎碎念打断:小姐,再睡一会吧,婢子守着您。马车颠簸,本就睡得不够,好不容易恢复的容貌,若是眼底落了青乌,婢子无法跟先夫人交代。

妙竹是当初母亲给她选的几个丫鬟之一,她被赶出府的那天,只有她陪着。

不睡了。

天色大亮,车子也进到了京城热闹的集市,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传入车内。

妙竹腹中饥饿,一阵咕噜作响,不好意思道:小姐,婢子

黎语颜轻笑,拿出轻纱遮了面:走吧,我们下车买点朝食。

好呀!

妙竹高兴地扶着自家小姐下了马车。

一条街全是小吃早点,令人眼花缭乱。

马车后跟着的另一辆马车上,黎家仆妇鄙夷地看着主仆二人挑选早点。

到底是山里长大的,无甚教养,不知矜贵为何物,竟然到这市井之地买朝食!

这时,刚从西市花街柳巷出来的韦锐立,看到不远处一位少女,不禁眼前一亮。

她身着水蓝色裙装,手臂上挽着白色披帛,清风拂过,飘飘欲仙似仙子临世。

纵使她轻纱遮面,但身段玲珑之极,光是那走路的姿态都足以让他如痴如醉。

本想在这随便吃点东西,顺便带些糕点回去哄下家中老太太,好避免一夜未归的责罚。但此刻他忘了原本目的,脚步不知不觉地跟了上去。

黎语颜买了几样糕点包子,妙竹付了银钱,准备回车上吃。

主仆二人刚出店门,就被一男子拦住了去路。

黎语颜怔愣一瞬,眼前的男子长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左眼眼尾一颗小痣,多情又自负。

这么明显的特征,让她一眼便认出他是那个自小跟她定了娃娃亲的韦锐立。

韦锐立优雅地收起手中折扇:不知姑娘是哪家的小娘子,可有婚配?

眼含色气,语气颇为油腻。

黎语颜淡淡睨了他一眼,抓住妙竹的手臂,错身而过。

立在原地的韦锐立啧啧暗道,这少女的一双眼美得惊天动地,像是会勾魂,若是对他笑一笑,魂都要被勾了去。

不光如此,瞧她那背影,一截细细的软腰,走得婀娜娉婷蹁跹,煞是好看。

一阵风过去,裙子贴住身型,越发显得她的身姿腰是腰,臀是臀。

他不由地舔了舔唇。

京城何时有了这等妙人,他竟不知?

若是当初跟他定娃娃亲的黎语颜有这身段,就算她脸似猪头,他断不会退婚。

猛然间,他觉得以往睡的都是庸脂俗粉。

韦锐立潇洒地展开折扇,唇角勾起笑意。

若能尽早寻到神医给九公主治疗腿疾,届时他寻医有功,顺利尚了公主,再纳了妙人做外室,人生美哉!

马车上。

妙竹狠狠地啃着包子:小姐,刚才那人是韦家公子?

你也认出来了?

嗯,他那颗痣生得女气,不认得都难。

既已退婚,我与他再无干系。

若是再次遇见,行轻薄之举,休怪她不客气。

马车辘辘行驶,至黎府外,缓缓停下。

下了马车,入目所及是烫金匾额高悬府门,两尊石狮威严,一如原主给她的记忆中一般,黎语颜收回目光,抬手固了固面纱。

从后头马车上下来的仆妇连忙将她引进府去。

行至前院厅堂,黎语颜有些诧异,祖母、父亲与其继室、姨娘,以及她所谓的兄弟姐妹们均在,甚至叔父一家也在。

人到得这么齐!

众人震惊于眼前看到的少女。

犹记得当年她被赶出去时,那一身的肥肉,那丑陋的面庞,每每想起都令人作呕。

而眼前的少女虽然戴着面纱,但身段窈窕,肌肤白皙,完完全全没了那丑陋的影子。

这叫冯氏与其女黎曼婷心里打了个突。

有嬷嬷轻手轻脚地站到黎老夫人身侧,轻唤:老夫人,五小姐回来了!

正闭眼小憩的黎老夫人这才睁眼,入目的少女袅袅婷婷,叫她吃了一惊

这孙女竟像是脱胎换骨一般!